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峥嵘岁月

校友登陆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 0731-84574025
联系地址:长沙市开福区德雅路

点击留言

+朝花夕拾

首页 > 峥嵘岁月 > 朝花夕拾

元件楼往事

发布时间:2016-05-04来源: 一人一书一世界作者: 柯大侠浏览:

  

        有人说,物也是有感情的。这虽然失之于唯心,我却持认同态度。当你和一样东西朝夕相处很长时间后,往往不由自主地对那件东西产生强烈的依赖感,仿佛它就是你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与其说那是对物的感情,不如说是我们把自己的感情放在那些物品上,每当我们看到它们,就会想起一些人和事,一些在你心里永远不忘的人和事。对我而言,元件楼,就是这样一个富有感情的永恒载体。

         元件楼是我来NUDT住的第一栋宿舍楼。她古旧浑厚的深红色外观,隐隐包含着一种历史的沧桑感在里面,加上“元件”二字很容易被人误听为“援建”,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自以为然的把她当做前苏联老大哥留给我们的友谊象征。不记得是哪一天,队长突然说起元件楼名字的来源是因为该楼的前身是二系(物理专业)用来放元器件的办公楼。这种出人意料的解释却丝毫没有减少元件楼在我心目中的传奇色彩。元件楼的一楼的楼梯底下,被人用水泥砌了一个房间出来,出入的那扇木门,从来没有开过,大家盛传那里面肯定遗留了某些神秘武器。我甚至遐想那扇门背后一定有一段长长的楼梯,楼梯的尽头该是一个硕大无比的地下掩体,至于里面放了什么,那一定是个谜。有一天集合,看见平常在楼前捡垃圾的大叔,掏出钥匙打开那扇神秘无比的门——原来那里只是他用来临时放些瓶瓶罐罐和纸箱子的储藏室!那一刻我才觉得无比的怅然,不仅没有了历史继承感,连神秘武器的遐想也破灭了。

        本科四年,几乎所有难忘的、有趣的、无厘头的,回味隽永的事情都是围绕着元件楼发生的。在元件楼前的操场上,我们度过了辛苦而又幸福的军训时光。那段日子里大家最企盼的是训练间的休息,可以三三两两的坐在树荫底下一边喝水一边闲聊,带我们的队长有时会为大家即兴表演一些小节目,印象最深的是贾队长吹口哨,他居然可以用口哨吹出人名来!最难熬的是午饭前的点评,经过一早上的训练,我们饿得前胸贴后背,队长和教导员还要在前面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今天的训练情况和内务检查情况。最考验人的是站军姿,一点懒都偷不得,天知道什么时候队长就突然出现在你身后,冲着你的膝盖窝劈一掌,凡是打弯的都要被狠狠尅一顿,近一个小时的军姿站下来,有的同学的腿都不会打弯了,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最挂不住的是内务讲评,谁的被子没有叠好啊,谁的壁柜收拾的不整洁啊,都要放在大家面前讲出来。有一次早上训练结束,进行例行的讲评,突然发现队列前面多了一块床板,上面放着一床叠得软塌塌的军被,然后可怜的小青,被拎出来站到众人跟前,顶着正午的太阳,被训了整整十分钟。那张白嫩的小脸憋得通红,整个人汗流浃背的样子十几年后想起来还是有些心疼。去年跟他一起吃饭,提及往事,早已为人父的他依旧有那么点恨恨地说:这事儿弄得我整个本科阶段都过得很郁闷,上了研究生才好点。

  刚到元件楼的时候,楼里住了原三系96级到99级所有的本科生,还有原二系的一些研究生。队长告诉值班员,凡是看到跟自己肩章不一样的任何军人都要起立敬礼。他的原意是为了贯彻“见了领导要起立敬礼”这条职责,我们那时很多人还区别不了文职和武职,也搞不太清楚杠和星的含义,他只好用这种简单易行的方法来区分。结果值班员看见了那些在职的研究生大哥也照样起立敬礼,搞得他们怪不好意思的,连连叫我们坐下。或许当年我们在他们眼中就像树上青涩的梅子一样,稚嫩而新鲜。现在,每次我去本科生队公干,看到那些年轻的面孔上挂着的惊恐之色、眼神中流露出的不知所措、听到他们言语中的小心翼翼和尊敬,仿佛看见自己当年的样子。时间的轮回真的快到让人来不及适应。96级的师兄更是搞笑,自己在寝室里开了个小小卖部,卖点方便面和肥皂之类的生活必需品。因为是新生,比较胆怯,我们从不敢过去买东西。有一次,一个同学终于勇敢地敲响了师兄宿舍的门,她想买一包方便面。我听到她如同蚊子哼哼般的声音,拿了东西付了钱转身就走,身后是一阵暴笑,她回到寝室,我们同样大笑不止。

  本科时人与人之间的团结力和凝聚力是这辈子都会铭记的财富。迎接千禧年的那个下午,我们全班一齐动手为全队同学和队干部包了饺子,大家水平有限,包得千奇百怪,甚至因为馅不够用,最后只好切了几根香蕉和几个苹果包了十几个水果馅饺子,但我们感觉跟完成了一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一样自豪。那天晚上全队人一起在外面放鞭炮、放焰火,鞭炮声和大家的叫喊声笑声混杂在一起,几乎把人的耳朵都要震聋了。从此后,每年的元旦队里都要组织大家放鞭炮,一年的不开心,不顺利都随着鞭炮声烟消云散。偶尔也有意外发生,大二那年,97级的师兄把鞭炮挂在三楼的窗户外放,不小心把屋外的梧桐点燃了,急得众人拿着脸盆和水桶从四楼宿舍里一盆一盆,一桶一桶往窗户外面的梧桐树上泼。那段被烧焦的树枝,连同古老高大的梧桐一起,在元件楼的拆除过程中不知所往。

        NUDT大约是全国难找的男女混住的高校,至少“985”中独此一家吧。一般六层的宿舍楼,下面五层住男生,六层住女生,五、六层间的楼梯通道处用一道铁门隔开,那门更像一种象征,因为从来没有锁。元件楼只有4层,实在是太长太长了,女生塞不满一层,于是4楼一半是男生、一半是女生,分界处用薄木板隔开,抠了扇门,装了把时好时坏的锁。哪个学校没点难以启齿的桃色事件呢,何况我们这种形同虚设的男女分割线最容易给心有不轨者制造机会。大二那年的夏天,突然发生了男生夜闯四楼女生宿舍的骇人事件。隔壁宿舍2000级的师妹,夜里被热醒了,翻身坐起来乘凉,突然发现宿舍里有一个男人,那是凌晨3点,两个人对视后都吓得魂飞魄散。第一次算这哥们跑得快,过了一段时间居然又来第二遭!虽然依旧被他跑了,但在楼道里被师姐看到正脸,后来掘地三尺挖了出来,某院97级的师兄。就不说几院的了,会被人对号入座,谁在青春期没那么点不正常的遐想啊。

  元件楼是我此生,迄今为止,感情最为深厚的建筑。当年拆她的时候,我每隔几天就跑过去看一下进度:屋顶没了,四楼没了,三楼没了,二楼没了,……全部化作瓦砾了……滚滚尘土中,我像个孩子似的傻傻注视着这栋黯然倒在夕阳的余辉里的巨大建筑,看着自己的记忆被当作建筑垃圾一车一车拉走,心中无比怅然。这些年,NUDT在校园建筑的正规化和提高学员住宿水平上下了大力气,每次登高望远,我都感慨于这规范整洁的园景,比起当年真是“萧瑟秋风”“换了人间”啊。但这清一色的白瓷砖和白泥灰却不免让人心生单调之感。那些记录着学校发展历史的,那些韵味十足的老建筑都到哪里去了呢?2000级以下,谁还见过01楼的真实的外表,谁还见过银河广场旧址上的那条林荫小道,谁还记得铁路线旁那春日里繁花似锦的泡桐?

  元件楼之后,红楼也一栋栋倒下了。改造最密集的那几年,走在南院,像走在一条记忆流逝的河边。

  元件楼的旧址上,早已树立起新的建筑。看到这新的宿舍楼,我仿佛又被曝晒在99年夏天炽热的阳光里,眼前掠过同学羞赧的背影,耳边充盈着震天响的鞭炮声,嘴里是一股热腾腾的带着水果清香的饺子味……也只有此时,我方才明白,那些无法忘怀的人和事已经超脱了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一情一景,而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上。  

上一条:两位将军的会面
下一条:圈楼记

友情链接:

学校概况|新闻资讯|校友风采|校友联络|校友捐赠|校友服务|峥嵘岁月|校友论坛|校友数据库

Copyright 1999-2014 © 版权所有: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校友联络办公室
电话:(0731)84574025 网络服务热线:84573000